當前位置 : 首頁 > 新聞動態 > 媒體報道
新聞動態
公司新聞 媒體報道 行業動態

螞蟻盒子維權之路:新零售時代更要警惕劣幣驅逐良幣

2017/12/26 16:19:12

文 | 闌夕


近年來,無論是劉強東提出的無界零售,還是馬云提出的新零售,亦或是張近東提出的智慧零售概念,盡管所提概念有所差別,但可以肯定的是,一眾商界大佬對于零售新時代新趨勢的到來已經達成了共識。

由此,企業運營思維隨趨勢而改變,從以產品為核心到以消費者為核心,從單純的賣貨給消費者到服務用戶消費生命周期。


1995年麥肯錫獎得主克萊頓·克里斯坦森在其代表作《創新者的窘境》中這樣說到,「破壞性技術的發展速度往往會超過用戶需求的增長速度」。很多時候技術發展與用戶需求的關系并非必要條件,而是充分條件——技術發展往往并非由用戶需求驅動的,反而是由于新技術的產生和應用,刺激和帶來了新需求的增長。


事實上,正是得益于技術的快速發展,加之我國人力、地租等成本的不斷高漲——根據德勤在去年7月發布的報告顯示,中國勞動力成本過去10年上升五倍,而去年一年中國總體租金也增長了7%,在這樣一個線下實體門店利潤不斷壓縮的的背景下,無人超市、無人售貨機等智能新零售解決方案開始登上舞臺。


值得一提的是,與美日等發達國家相比,無人售貨機在國內仍然屬于一片藍海市場,截至目前,日本一億多人口擁有500多萬臺各種售貨機,美國三億多人也擁有近500萬臺售貨機。中國14多億人卻僅僅擁有不到30萬臺售貨機,因此其市場前景廣闊也逐漸得到認可。


成立于2013年的螞蟻盒子就成為了其中的佼佼者,作為一家專注于提供整體O2O新零售解決方案的企業。螞蟻盒子耗時兩年自主研發的產品在2015年才大規模落地商用,相較于傳統售賣機,其智能售貨機識別精準度不僅達到了行業領先的99.99%,更積極解決了傳統售貨機現存的幾大痛點:


一般而言,自動售貨機的開發涉及嵌入式開發、IOT技術、數據采集、移動支付等多種技術,且對于軟硬件系統穩定性要求極高。所以傳統售貨機的購物流程往往非常繁瑣,包括下載APP,用戶注冊,支付,取貨等。螞蟻盒子獨創了開門自取式購物,用戶可以接觸并挑選好自己喜歡的商品,關門自動結算,大大優化了購物體驗。



再比如,當前大部分自動售貨機受限于設計僵化和技術落后,零售商品的形狀、儲存溫度、大小等屬性十分局限,所投放位置只能集中在人流密集地區,覆蓋范圍窄。螞蟻盒子花費兩年時間研發出了具備冷凍、冷藏,常溫,加熱四種類型的溫控系統,其智能售貨機有效擺放空間也更強,且無貨道層數數量限制,確保了可上架商品種類的豐富多樣,支持全場景投放渠道,良好的解決了這一行業痛點。


除此之外,一個公認的事實是,傳統售貨機并不能稱得上智能化新零售渠道,其上貨時仍然需要手動逐單錄入貨品信息、需要人工方式跟蹤和統計銷售情況,更不具備數據沉淀,產生更多商業價值的可能。本質上,傳統自動售貨機依然是人力價值的放大和延續。


基于此,螞蟻盒子智能售貨機搭建了擁有統一自動化上貨信息管理以及運營報表生成功能的智能系統,可自動檢測庫存和動銷,運營成本更低。此外還可實時獲取用戶基礎信息和消費行為數據,服務精準營銷產生更多維度商業價值。


因此,螞蟻盒子以其真正智能化的產品服務,不僅獲得了多家頭部零售品牌的青睞,更為整個無人售貨機行業樹立了新標桿——基于云計算、大數據和智能管理后臺的無人售貨機通過幫助客戶實現智慧化的運營,展現出了一種全新的零售業態和商業模式。而螞蟻盒子也在不到兩年的時間里完成了全國近10萬線下布點資源。



然而歷史往往是相似的,在行業初升的野蠻生長階段,種種不合規的弊病開始相伴而生,擁有多項發明以及創新型實用專利的螞蟻盒子就同樣遭遇了多家友商的專利侵權問題,后者們無視知識創新與專利保護的要求,直接解剖、仿制螞蟻盒子的智能產品。據了解,目前螞蟻盒子及其合作伙伴上海哈啰通用設備有限公司已經委托北京市中銀律師事務所,對多家涉嫌產品仿冒、專利侵權的企業發出了律師征詢函件并提出協商要求,邁上了積極維權的道路。


必須指出的是,專利侵權的抄襲行為并不僅僅會損害被抄襲企業的正當權益,實質上是一種損人不利已的雞賊行徑。例如,在螞蟻盒子遭遇的侵權案例中,侵權者往往只能抄襲到產品的表面功能,偷不走核心技術,所以只能提供質次價廉的產品服務,通過犧牲產品質量與穩定性來降低成本與技術水平,最終傷害的是用戶的購物體驗。


更重要的是,抄襲問題的泛濫如果得不到遏制,那么整個行業開展技術創新、產品服務改良的積極性都將受到傷害,當創新改良就此消失,泥沙俱下的行業又何談健康發展。最終為惡果埋單的,恐怕并不僅僅是可以用腳投票的用戶,而是行業里的每一位參與者。這就是在劣幣驅逐良幣的市場環境下,企業、行業與用戶三方共損的悲慘局面。


因此,在新零售時代到來之際,我們更應當警惕行業環境走向劣幣驅逐良幣的畸形化發展。


事實上,不僅僅是企業應當積極開展維權行動,近年來政策對于知識產權和專利保護方面的管控也愈發嚴格,僅因為侵權糾紛問題,已經有包括喬丹體育,江西天施康,浙江紅蜻蜓多多家企業嘗到了上市失敗的苦果。


去年年底,中國國家知識產權局發布《關于嚴格專利保護的若干意見》,明確指出將進一步嚴格專利保護,建立適應新的技術發展與生產交易方式的監管方式,完善專利保護領域事中事后監管政策體系,加大打擊專利侵權假冒力度。


1972年,美國人理查德·格林蕭在一輛福特汽車內因一場交通事故而被發動機艙的起火燒傷全身90%的皮膚。格林蕭的代理律師在查案時發現,這個自燃隱患福特公司在生產實驗中已經知曉,但是要解決這個問題需要增加的制造成本高達1.4億美元,而如果任憑小概率事件發生而按常規賠償數額來理賠,直到這款車型停產,最多也不過會有180人被燒傷,賠償這180人只需要花費約5千美元。


于是,在1.4億美元和5千萬美元之間,福特公司選擇了后者。在獲悉原告律師提交的這份證據之后,當時法庭最終判決福特公司做出1.25億美元的巨額賠償,你不僅甭想省錢,反而還要出血更多。


也就是說,隨著政策和有關部門對于專利保護的愈發看重,我們也將能夠看到,當企業的作惡成本太低時,司法系統將填補進來抬高成本,用懲罰性措施迫使企業出于忌憚而不敢以身犯險,還市場環境一片乾坤凈土。

最新国内自拍在线视频_最新午夜国内自拍视频